当前位置:首页 > 灾难档案 > 正文 趣闻视野www.quwenshiye.com

20世纪大自然的十个人类的灾难!

点击: 时间:2018-05-25 10:20? 编辑:趣闻视野
人类每一次对自然界的胜利,大自然都要做出相应的反应。它在向世人揭示:要想避免大自然的报复,人类一定要按客观规律办事。也就是说,人类在向自然界索取的同时,还要自觉地做好人类生存环境的保护,否则将会自食恶

人类每一次对自然界的胜利,大自然都要做出相应的反应。它在向世人揭示:要想避免大自然的报复,人类一定要按客观规律办事。也就是说,人类在向自然界索取的同时,还要自觉地做好人类生存环境的保护,否则将会自食恶


\

一:北美黑风暴 1934年5月11日凌晨,美国西部草原地区发生了一场人类

1970年5月31日20时30分。秘鲁安第斯山脉的瓦斯卡兰山。此时,不少人都已沉睡于梦乡之中。 突然,远处传来了雷鸣般的响声。随即大地像波涛中的航船,顿时失控,在疯狂猛烈地颤抖着。这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最悲惨的雪崩灾祸。

  史前世界生活着一群凶恶的猛兽,不管是陆地还是海里他们几乎称霸世界。如果没有发生那几次的生物大灭绝,人类所属的哺乳动物根本没有立足之地,只能任人宰割,也就不会有进化成人的机会。

网络配图

  哺乳动物能够在今天称霸地球,还得感谢发生在3.6亿年前的一场鱼类的物种大灭绝。生物灭绝几乎重置了地球,给了弱小生物发展的机会。

  美国科学家认为当时一场全球性的灾难重置了所有脊椎生物的进化起点。如果这场灾难没有发生,人类和其祖先可能就不会进化,或者可能演变成与现在截然不同的样子。

  专家们相信,现代哺乳动物、鸟类和爬行动物的主要特点都是在大规模灭绝后重新出现的。美国芝加哥大学的研究员劳伦-萨兰说:“当时地球上的一切都未能幸免,物种灭绝是全球性的,这场灾难重新改造了环境,创造出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网络配图

  4.16~3.59亿年前的泥盆纪时期也被称为“鱼类时代”,那是一个充满海洋、河流和湖泊的时代,跟现在地球的情况完全不同。当时盾皮鱼类位于霸主地位,如长达30英尺的可怕食肉动物“邓氏鱼”,在那时的辐鳍鱼、鲨鱼和肢节动物数量和活动范围是很少的,但晚泥盆世突发的Hangenberg事件使得这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芝加哥大学的迈克尔-科茨教授说:“大部分的物种在这个时期经历了巨变,灾难事件的发生几乎把之前的生物进化一笔勾销掉了,只有少数几个物种得以焕发壮大。”科学家们相信随着新化石的发现和技术分析,将有助于研究Hangenberg事件所产生的影响,这项研究发表在了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

  目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触发了物种大规模灭绝仍是一个未解之谜,一些科学家之前发现了在泥盆纪末期形成大量冰川的证据,并且类似森林的环境首次在地球上出现,科茨教授说:“这次灾难和环境变化是一个关键性的插曲,之后由此形成了现代脊椎动物的生物多样性。”

网络配图

  人类的进化,是站在无数的生命骸骨之上的,如若我们不能好好的保护地球,我们恐怕会成为下一个物种进化的垫脚石。

  史前世界生活着一群凶恶的猛兽,不管是陆地还是海里他们几乎称霸世界。如果没有发生那几次的生物大灭绝,人类所属的哺乳动物根本没有立足之地,只能任人宰割,也就不会有进化成人的机会。

网络配图

  哺乳动物能够在今天称霸地球,还得感谢发生在3.6亿年前的一场鱼类的物种大灭绝。生物灭绝几乎重置了地球,给了弱小生物发展的机会。

  美国科学家认为当时一场全球性的灾难重置了所有脊椎生物的进化起点。如果这场灾难没有发生,人类和其祖先可能就不会进化,或者可能演变成与现在截然不同的样子。

  专家们相信,现代哺乳动物、鸟类和爬行动物的主要特点都是在大规模灭绝后重新出现的。美国芝加哥大学的研究员劳伦-萨兰说:“当时地球上的一切都未能幸免,物种灭绝是全球性的,这场灾难重新改造了环境,创造出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网络配图

  4.16~3.59亿年前的泥盆纪时期也被称为“鱼类时代”,那是一个充满海洋、河流和湖泊的时代,跟现在地球的情况完全不同。当时盾皮鱼类位于霸主地位,如长达30英尺的可怕食肉动物“邓氏鱼”,在那时的辐鳍鱼、鲨鱼和肢节动物数量和活动范围是很少的,但晚泥盆世突发的Hangenberg事件使得这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芝加哥大学的迈克尔-科茨教授说:“大部分的物种在这个时期经历了巨变,灾难事件的发生几乎把之前的生物进化一笔勾销掉了,只有少数几个物种得以焕发壮大。”科学家们相信随着新化石的发现和技术分析,将有助于研究Hangenberg事件所产生的影响,这项研究发表在了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

  目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触发了物种大规模灭绝仍是一个未解之谜,一些科学家之前发现了在泥盆纪末期形成大量冰川的证据,并且类似森林的环境首次在地球上出现,科茨教授说:“这次灾难和环境变化是一个关键性的插曲,之后由此形成了现代脊椎动物的生物多样性。”

网络配图

  人类的进化,是站在无数的生命骸骨之上的,如若我们不能好好的保护地球,我们恐怕会成为下一个物种进化的垫脚石。